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民兵剿匪英雄吴世梦

民兵剿匪英雄吴世梦

关键词:咸丰 名人 吴世梦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

地处川鄂边境的咸丰县小大乡(现小水平、大路坝),境内山峦起伏,重岩叠障,深沟狭谷,峻岭连绵。吴世梦——民兵剿匪英雄就出生在这里。


生于1919年的吴世梦,儿时因父亲患精神病,7岁时又丧母亲,靠和比自己大3岁的姐姐相依为命,过着衣不遮体,食不果腹的日子。1949年11月,咸丰解放了,吴世梦当上了民兵,从此积极投入了清匪反霸斗争。
 巧救小水坪
小水坪,四周高山环绕,中间镶嵌着一块长形槽地,土溪河从中穿过。小水坪集镇就位于槽地中央,易攻难守,曾多次遭到土匪抢劫。

1950年6月25日,土匪头目杨德芝、张安益等带领500余人,分多路扑来,准备血洗小水坪!当时,剿匪部队驻在离小水坪10余华里的官田坝,但部队已去距小水坪45华里的尖山开会,驻地只留有1个班。

25日上午11时,土匪突然出现在小水坪南面山坡,继而荷枪实弹、气势汹汹地朝山下扑来。民兵中队长吴世梦眼见此情,果断判定:土匪劫场来了!他一面派人给区中队和黔江县大队送信,一面迅速组织民兵截击。
吴世梦把妻子、小孩藏到山上的树林中以后,自己就和4名区中队战士赶到距小水坪集镇3华里的半山石垭口,据险阻击。
待土匪靠近,“叭叭叭”一阵枪响,众匪徒被压在地上,半天不敢动弹。匪徒们没有料到会遭到突然袭击,只听得一匪首骂道:“妈的,司令(指杨德芝)说到小水坪集镇去,不会遇到解放军,真是他妈的屁情报。”挨了一顿打,还不知端枪的是谁,因此土匪们不敢冒然行动。
过了好一会儿,一名土匪小头目站起身来问道:“喂,你们是哪个?”区中队班长秦长武答道:“是你爹!”顺手就是一枪,撂倒了问话的小头目,其他4个人一起响枪。这一下,被土匪找到了目标,发现只有几个人,就端着枪直喊:“抓活的!抓活的!”一下子便包围了吴世梦等5人……
在这危急时刻,对面山上打出了“一二三”联络信号枪声,原来是乡农会主席华廷朝给吴世梦等人解围来了。土匪听到枪声,以为是大部队来了,便落荒而逃。吴世梦等被解围后,还没顾得上喘一口气,又连忙赶到小水坪街口……
这时候.只见几百名匪徒已将集镇围得水泄不通,赶场的百姓只允许进不允许出,集镇四角还架起了机枪。吴世梦等5人隐蔽在街口的稻田里,见此情景,觉得硬攻不行,等待下去更不行。他一跃到稻田的另一角.仔细一看,原来乡农会委员闻华山、民兵
班长秦云程已被土匪们用刺刀捅得遍体鳞伤,倒在血泊之中。另一旁,几个匪徒已把华廷朝的妻子打得皮开肉绽,倒在地上不醒人事(不久重病致死)。
土匪的气焰十分嚣张。他们在集镇庙堂(现小学处)搭起几张八仙桌,让恶霸地主贺登武(鸡鸣坝乡人)、熊德宣(燕子嵌塘坎上人)、严于清(龙洞乡人)、卢春宜(燕子嵌人)4人上台“点将”,点出农会干部、武装委员、民兵、政府工作人员40多人,吴世梦的名字也在其中。一些在场点到名的人,被土匪用枪逼到了庙堂前的一边……
吴世梦看着这一切,心急火燎!部队一时又赶不到,民兵绝大部分没有枪,怎么办?吴世梦急中生智,迅速带着4名区中队战士,迂迥到离集镇一华里的凉桥,打枪、呐喊,迷惑敌人,以减轻土匪对集镇的压力,争取时间,等待大部队增援。
土匪听到凉桥方向的枪声,便组织一股兵力疯狂地朝凉桥扑来……吴世梦等迅速占领有利地势,隐蔽在八角庙旁边的小树林中,眼见得搜索的土匪逼近了,5人猛然一跃而起,一阵本棒、乱石在敌群中开花,打得众匪“哎哟、哎哟”直叫。一匪兵被石块砸中腿部,脚下一踩空,摔下了20多米深的土溪河谷。吴世梦和其他几名战士追至凉桥,又你打一枪我放一弹地打起来。有个大块头匪兵扛着一挺机枪,顺着河坎正接近他们,当这个匪兵正在架枪时,区中队班长秦长武端起枪“啪啪”两下,就将其击毙。
下午3时,尖山区中队40多人赶到小水坪的北面山顶,看到集镇上匪徒正在抢劫百姓财物,不少百姓遭毒打,一片惨景。区中队根据情况,迅速将兵力分成两部分,在距集镇半里远的红岩嘴、卜子坳扬旗放炮,吹起冲锋号。几百名匪徒见到这种阵势,吓得慌忙四逃。吴世梦等人又配合区中队乘胜追击,打伤土匪多人,俘虏数人。
滴水崖岩伏击战

土匪劫场小水坪不久,匪首杨德芝又带领130多名匪徒窜犯小大乡。吴世梦得知这一情报,就立即集合了3个村的70多名民兵,抢先占领有利地形,埋伏在匪徒们必经的滴水岩。
滴水岩山高路陡,地势险要,一条小路从半山腰穿过。向上望是峭壁,向下看是悬崖。吴世梦反复查看地形后,觉得这里地形特别,攻守两难。最后决定在险道两端设伏,布下口袋阵,采取火攻。民兵们捡来干树枝、树叶、干草,从附近人家找来一些煤油、菜油浇在树枝、树叶上。吴世梦随后把民兵分守两线:第一线布置40多人,埋伏在刚进滴水岩的路口上方,干树枝、树叶一捆捆地藏好;第二线布置30多人,埋伏在滴水岩险路终端,把树枝、树叶堆在路上……一连在这里埋伏了两天,不见土匪的动静。

第三天,土匪来了,他们毫无觉察地进入一线埋伏地段。但在接近民兵二线埋伏地段时又突然停止了脚步,闻到了煤油气味,觉得中了埋伏,急忙转身向回逃跑。这时,埋伏在一线的民兵迅速封锁路口,一阵乱石、火枪打得土匪无法后退,又只好踅身向前跑。当土匪再次进入二线埋伏地段时,吴世梦一声令下,一只只“火箭”射进干树枝堆里,封锁道上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。匪徒无法通过,正准备后退突围,埋伏在一线的民兵又把一捆捆浇好煤油的树枝推到路上,点起了大火,将匪徒们堵在险道上。接着,民兵乱石、木棒齐下,两名土匪被打下悬崖掉死,lo多名土匪受伤。后当火势减弱,敌人趁机向两头突围。吴世梦立即下令分两路追击,他自己留下来收拾残匪。
  吴世梦扣着岩石,攀着小树枝,拉着茅草从侧面下山,堵住了5名受伤土匪的去路。他正准备举枪射击时,对方一颗子弹却击中了他的大腿,顿时鲜血直冒。他咬紧牙关,背对着土匪把枪扔进了刺巴笼,又将大腿上的血抹在脸上,顺山倒下。5名匪徒见吴世梦倒下了,连忙一瘸一拐地拥上来,将他团团围住,随即抬起腿朝吴世梦血糊糊的脸上踢了一脚,吴世梦却一动不动。他们还把手伸到他鼻子下,见他不出气,以为死了,便下了山。
三抓袁应国
1950年7月的一天,吴世梦和民兵们开会,研究决定要活捉土匪头子袁应国。
袁应国——四川黔江县人、土匪中队长,长得膘肥体大,略懂一些武艺,匪兵们见到他都畏惧三分,常胁众作乱。袁应国经常带领匪徒窜犯于黔咸两县的忠坝、大路坝、小水坪一带,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,无所不为,当地百姓深受其害。这年3月,袁应国曾带一帮匪徒,荷枪实弹窜人小大乡,将安家岩闻老堂家团团围住,把他家的猪赶了,鸡抓了,粮食也装进了袋子。闻老堂拼命反抗,被袁应国等匪徒用刺刀把他捅死了,并把他的尸体拉出堂屋,威胁其他群众说:“你们看见了嘛?谁敢反抗,这就是样子!”事后不久,又向陈兴安和蔡发章家扑来,将其家产抢劫一空。为了搞清袁应国的行踪,吴世梦派出民兵进行监视,准备摸清情况后通知尖山区中队。
  7月30日晚,一片漆黑,区中队10余人从小水坪出发了,直奔袁应国驻地——忠塘乡马石村,吴世梦带领10余名民兵跟随其后。次日拂晓,区中队按既定方案已将袁应国的房子围住,只见他和10多名匪兵睡在一间大房子里,大小枪支均压在各自的枕头底下。部队摸进屋,突然一匪兵惊喊起来:“外面有人……”区中队的战士朝天放了一阵枪,企图镇住敌人,然而,匪徒们惊慌一阵后,纷纷跳出后窗,朝密林中跑去。这时,区中队的战士还在用枪托、刺刀打砸前面的门窗,等将门窗砸开,匪徒们已溜之大吉。战士们正准备翻后窗追捕时,突然,几块钉满了钉子的门板倒了下来.使3名区中队战士脚板受伤。由于拖延了时间,给了袁匪逃脱的机会,这次没能抓住他。
  从那以后,袁应国行动特别小心。一天,吴世梦获悉袁应国在家过夜。他及时通知区中队,并迅速带领民兵小分队7人,抄近路向袁家前进。深夜,吴世梦等神不知、鬼不觉地包围了袁应国的家……没用吹灰之力,一举擒拿了袁匪。吴世梦把袁匪绑在大门上,正在进行审问时,区中队12人赶到了。袁应国看到解放军,一下“老实”了,表示愿意弃暗投明,重新做人。鉴于当时的斗争策略,为了放长线钓大鱼,将土匪一网打尽,区中队决定:收缴他的手枪,将其释放了。
  袁应国被我军释放后,恶性不改,逃遁于川鄂边境,继续联络漏网散匪,企图再行举事。1950年冬,袁应国带领他手下仅有的10余名匪徒,准备潜逃至二仙岩,凭借天险长期隐蔽下来。正当袁匪带着行装从家里出发时,吴世梦、华廷朝、陈万权等10多名民兵迅速跟上去,和黔江剿匪部队一起在他家旁的山坡上,又抓获了袁应国等匪徒。
两擒刘仕云
刘仕云——杨德芝匪部大队长,在川鄂边区抢劫多次,还四处造谣诽谤共产党,扰乱社会治安,当地百姓无不愤恨。
1951年7月上旬的一天,小水坪逢场。民兵中队长吴世梦正在街上侦察敌情,马桑坪吴玉清老汉报告:“我发现了土匪头子刘仕云。”原来他去小水坪赶场,路过干河沟南岸马桑岩上的一个山洞口时,躲藏在洞内的刘仕云叫吴玉清带点吃的东西,并说:“你给我帮帮忙,保证有你的好处,绝不让你吃亏。”吴玉清连忙点头,满口答应。刘仕云信以为真,殊不知吴玉清一到街上就向吴世梦报告了情况。
吴世梦立即召集民兵开会,决定晚上动手。当晚,21人的民兵小分队从梅子湾出发,沿着崎岖的山路直奔马桑岩。马桑岩四周地形复杂,山势陡峻。刘匪占据的洞穴前有一小平台,平台下是数丈高的陡坡,左右各有一条崎岖小路。
第二天天还没亮明,搜索合围刘匪的战斗开始了。民兵们从各自的潜伏地点,悄悄地向刘匪藏身的洞口接近……民兵分队长陈万权机灵地绕到了洞口的一侧,选好有利地形,俯身向洞内查看,刘匪正背对着洞口烤火,毫无觉察。陈万权手端步枪,指着刘匪,大吼一声:“刘仕云,你逃不了啦!”刘仕云听到喊声,突然转过身,正准备提刀反抗,陈万权箭步上前,一脚将他踢倒在地。当他发现只有陈万权一人时,顺手抓起大刀,破洞而出。民兵小分队早巳封锁路口,刘仕云只得举手就擒。
民兵将刘匪抓到蜡场坡关了一天,准备第二天送往尖山区中队。这天晚上,吴世梦派4名民兵,两人一组轮流看守。深夜.刘匪说要大便,值班民兵开门,解开刘匪手上的绳子。刘匪走到房子一侧的一堆草灰上,蹲了足有Io分钟,也不起身。一名民兵催道:“快,时间到了!”刘匪应声道:“好,就好。”说话间,刘匪猛然起身,“刷刷”抓起两把草木灰撒向两名民兵……待两名民兵擦净眼睛一看时,刘匪已逃得无踪无影。
漏网之鱼,最终逃不脱人民群众檄下的天罗地网。8月初,民兵杨荣清在大路坝侦察到刘仕云躲藏在连山湾吴家楼上。吴世梦接到情报后,一面派人与黔江剿匪部队取得联系,一面组织民兵向连山湾挺进。
当月初七这天晚上,I00多名民兵分三路出发,与黔江剿匪部队一起将刘匪驻地层层包围。次日拂晓,包围圈一步步缩小,刘匪见到这种阵势,咬牙瞪眼,拉开拚命的架势,把所有武器都堵在楼口,负隅顽抗。

民兵分队长陈万权和5名民兵从侧面一跃跳上了楼。当刘匪还没来得急转过身时,陈万权一拳击在刘匪背上,紧接着又对准他的屁股蹋了一脚,将他蹋下楼来,束手就擒。
吴世梦自1950年3月参加民兵以来,他先后带领民兵单独与土匪作战7次,带领民兵配合部队作战‘次,打死土匪10余人,捕捉大恶霸4人,活捉匪首袁应国、刘仕云、李南青等数人,收缴步枪3支,炸弹10余枚,子弹130多发。
1951年3月,吴世梦光荣地出席了湖北省“民兵英模代表大会”,并荣获“民兵剿匪英雄”荣誉称号,省委授予他“剿匪模范”锦旗1面,大会还奖给他步枪1支、子弹50发,省军区给他记大功1次,思施军分区授予他“剿匪英雄”锦旗I面。《恩施报》1951年3月15日和《湖北日报》1951年4月12日还先后刊登过他的剿匪事迹。湖北省政府主席李先念曾于1951年、1953年两次给他来信,鼓励他再接再厉,为人民再立新功。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咸丰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
电话:18972416111 传真:0718-6668881 邮箱:tian.jc@189.cn
地址:咸丰大坝新城电商二楼 邮编:445600
Copyright © 2004-2018 咸丰县百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鄂ICP备15019476号-1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真钱21点--- 真钱21点在线平台 ---真钱21点官方网站[www.bver.cn]